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神权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战前

第一百章 战前

        三日后,逆流原!

        一条奔流汹涌的大河正自西边一路蜿蜒而来,呼啸奔腾,东流入海。

        在流经逆流原的时刻,大河上流,一路冲天。

        于是站在河道旁,就看到那令人叹为观止的奇景,飞升的河水自下而上,甚至形成了一道倒悬的瀑布!

        这里就是逆流原最出名的倒悬河段。

        其上下落差有近百米,坡度近七十度。

        河水逆流直上,过了这个坡段后恢复平稳,继续东流,一路还要经过数个逆流上扬之地,直至逆流原的最东端,才会转道下行。

        君威军此刻就站在倒悬河畔。

        看着那蔚为壮观的自然奇景,就连卓君彦都不由低嘘:“不来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唐凝坐在马上,伴于身边:“从科学的角度讲,一切异常必有出处。这地方,说不定有什么重力上的问题。”

        卓君彦目光微眯:“西进逆流原,北上倒悬川。东流三千尺,南起九重天。多么壮观的景色,多么美好的意境,被你一个科学之解,全破坏了。”

        唐凝便笑:“入了乡,随了俗,你现在的言谈,也有了些装逼风范。”

        卓君彦便道:“我喜,我悲,我自在!有感而发,何来装逼?”

        他转头看唐凝:“不象你,始终坚持故我。我以为我是骄傲的人,但其实你比我更骄傲!我傲于表,你傲于心!”

        此话不假。

        卓君彦的狂傲,三分在性格,七分在系统,是故傲气八方,内心却依然有谦逊之处,是故偶尔还有演的痕迹。

        唐凝则相反,她的傲在于心,在于骨,在于气,在于那从小受到的教养与优握条件,是以纯天然!

        唐凝便傲然扬起玉颈:“是!骄傲自有底气,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地方有诡异。”

        “当然有诡!毕竟这里是他们定的决战地!”卓君彦答。

        大河对面,一骑人马已然出现。

        人数不多,只得百人,都是布衣简衫,人人提刀带剑,个个江湖好手。

        不是军队,更胜军队!

        云水宗,清风宗!

        两大宗门的人,终于在这刻出现了。

        李承前站在最前方,拱手道:“卓元首,对决便在此处!”

        距离虽远,声音却清晰传至。

        卓君彦点头道:“可以,哪里?”

        那人一指倒悬河上:“就在那边的河面上!”

        随着他的说话,就见三人已出现在倒悬河上方。

        他们乘着风,踏着浪,立于河面,气势悠扬,显出一片高手风范。

        即便是远远望之,亦可感觉那三个人都是高手!好手!强手!

        然而卓君彦的眉头却还是皱了起来。

        他皱眉,不是因为对方强,而是因为对方弱!

        这三个是化境,还是异人!

        然,他们依然是弱者!

        以卓君彦现在的感觉,可以轻易判断,他们的实力别说李承前了,就算是再低一个级别,比如吴良水,他们也绝不是对手。

        吴良水当然不是弱者。

        但卓君彦吊打了吴良水!

        他们知道这点,便是派三个李承前来对付他,都不奇怪!

        若说有什么可以改变这一切的,那便是异术!

        可惜,卓君彦能判断他们的实力,却无法判断他们的异术。

        他不知道对手有什么,但他知道对手从不愚蠢。

        对手诡计多端!

        对手更知进退!

        而有着无数能力的世界,就意味着无尽可能的手段!

        以前卓君彦面对的都是低层次的对手,但随着他身份的曝光,他所面对的,就是这世界最强大的一群人!

        他们有着强大的实力,有着丰富的经验,更有着追杀宿主近千年的经验!

        卓君彦从来都没有小看过他们。

        是的,他们内部不合,自有争端,难以齐心协力对付自己。

        但若因此就心怀侥幸,就以为可以轻松打败,那便大错特错!

        “有意思了。”他笑。

        “小心些,别大意!”唐凝提醒他。

        与卓君彦不同,从李承前提出要派三个人和卓君彦单挑时,唐凝就怀疑有诈。

        但她知道这无法阻止卓君彦。

        卓君彦不是不明白。

        但他更清楚:任何怀疑猜测,都不能成为阻止前进的理由。

        过度的谨慎,很容易成为知难而退的借口,并形成习惯!

        退缩的习惯!

        这是卓君彦不可接受的!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才是他的风格!

        所以唐凝不能阻止,只能建议:“不能直接过去。”

        卓君彦对着她微微一笑:“你觉得他们能杀掉我?”

        “至少他们自己这么认为!”唐凝回答。

        “没错!”卓君彦眼中也现出难得的谨慎。

        狐疑不能成怯懦的借口,但是有疑不察,便是徒有武勇,莽夫矣!

        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

        卓君彦凶狠如虎,但该细的时候,依然心细如发!

        尤其是这段时间,他的对手已给他上过很多课!

        所以,去一定要去!

        问题是怎么去!

        此时李承前已扬声:“卓元首还在等什么?”

        卓君彦看看他。

        对岸之人,神色如常,没有半分心虚。

        是不知?还是坦然?

        卓君彦不知道。

        李承前很强,他无法感受到他的心思,他的气机。

        若他要骗自己,看不穿!

        卓君彦想了想,扬声道:“我不想在这里打,我们换个地方。”

        如果你不知道对方有什么诡计,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别跟着对手的脚步走。

        战场是地利,岂容你说在哪儿打,就在哪儿打?

        果然李承前怔然。

        河对岸,有人已叫道:“卓元首,此事不合规矩!”

        卓君彦冷哼:“哪里来的规矩?谁定的规矩?你们要和我打,还是三对一。那么如何打,在哪儿打,就应该我说了算。”

        “可你当初并未提此事!”

        “现在想到了,提了!”

        “若我等不愿?”

        “那便不打!”

        “卓元首可是怕了?”

        激将法!

        武人重颜面,最忌言怯懦。

        然卓君彦不在乎!

        若要成事,便不能要脸,何况事关生死!

        卓君彦笑:“你说怕,那便是怕吧。”

        这一应对,让对岸再度手足无措。

        一时迷茫,不知如何是好。

        终是李承前道:“阁下想在哪里?”

        卓君彦一指远处:“我这边,百丈之外。”

        “可!”

        那三人听罢,也不多言,便向着卓君彦手指方向纵去。

        唐凝道:“肯换地方,应该和地形问题不大。”

        “不是地形,那便是人!”卓君彦看着三人。

        问题一定还是出在这三人之上!

        出在他们的异术!

        然,若如此,那么便是合理,正当!

        此为能力,不属于阴谋!

        可若是能力用的好,也可以化为阴谋!

        问题是阴谋无数,方向千般。

        你纵知有诡计,却难察难辨。

        空有警觉没有意义,你还需要发现,破解。

        这刻李承前问:“现在可行了?”

        卓君彦没有回答,正自思考。

        唐凝突然道:“让我来。”

        什么?

        卓君彦一怔,就见唐凝已将右手伸到背后做了个手势。

        砰!

        一声枪响突兀响起。

        三人中一人血花飑现,手臂已中一枪,立受重创。

        这突然起来的攻击,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李承前大叫:“卓君彦,你做什么?”

        卓君彦眼前一亮,勐然回头:“谁开的枪?”

        一名士兵出列:“报告!是我!”

        “谁让你开枪的?混账!”卓君彦冲过去一巴掌打在那士兵脸上,低声道:“干的漂亮,你先受点委屈!”

        士兵点点头,大叫道:“小的一时紧张,失手了!”

        “拉下去,禁闭十日!”

        已有人将那士兵拖下。

        卓君彦转头叫道:“抱歉,我的人有些紧张,失手开枪。不过没关系,你们可以换人。我保证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对岸中众人愤怒,一起怒视卓君彦。

        他们知道,这是故意的!

        李承前长吸一口气:“不用换。”

        卓君彦正色:“那怎么行?我卓君彦做事,向来不占人便宜。说好了我一个对付他们三个,就得公平对决。现在有人受伤,万一我赢了,传出去,岂不是我卓君彦胜之不武?要是你们不愿意换人,那今日之战,就先等等。等他伤好了再说!”

        说着看看唐凝,低声道:“可以啊你。”

        唐凝微笑:“我比你更怕你死,你不怪我擅自做主就好。”

        “我当然讨厌你擅自做主,但事实终究是结果说了算的。结果正确,那擅自做主就是正确的。”卓君彦耸耸肩。

        那边李承前看着卓君彦。

        长吁一声,道:“好!换人!”

        说着对那决战三人:“李逸风,你下来。四海你去!”

        那被打了一枪的男子长吁口气,反倒是那被点名的叫四海的男子,脸色阴郁了下来。

        见到这种情况,卓君彦明白了。

        他低声对耿大彪道:“让所有士兵做好战斗准备,把姿态摆出来!”

        耿大彪手一挥,所有士兵纷纷就位,空中无人机高飞,四处梭巡。

        这一幕落在对岸众人眼中,心中季动。

        李承前是唯一不感到意外的,他低笑道:“怎么样?都说过了,此人不仅实力强,手黑,还心诡。想算计他?难!”

        身边跟随的老者哼了一声。

        此时那名叫逸风的男子已然退去。

        卓君彦目光盯住那人,突然掏枪对准那人。

        这一枪突如其来,但李逸风之前已遭突袭,这次有了心理准备,就在卓君彦举枪同时,他怪叫一声,身上已现出大片树藤裹住自身,怒视卓君彦:“你干什么?”

        卓君彦收枪:“没什么,瞄一下。”

        他没有开枪,纯吓唬,但已试探出对方的异术。

        植物!

        竟然是植物!

        李逸风又惊又怒,他知道卓君彦是在试探,是在摸底。

        但现在他掌握主动,你若怒了他,决斗无法进行,反为不妙。

        李承前叹气:“够了吗?”

        卓君彦笑:“够了。”

        人已换,卓君彦也没了拖延的借口。

        他长身而起,向着三人走去。

        在距离三人二十丈外时,卓君彦停下。

        三名陌生男子,一人蓝衫,一名灰衫,一名黄衫,手中均无武器,面容肃穆,心萌死志。

        见卓君彦过来,三人抱拳:“龚虎意,周荣光,常四海,见过卓元首!”

        卓君彦看天,看地,看三人。

        目光所至,杀机盈野。

        大风起,四野苍茫,四人对峙,一片萧杀落寞意。

        他微笑:“既是对决,便当有个范围。我说,你们不划个圈什么的吗?”

        三人互相看看。

        终是为首的龚虎意:“我辈武人作战,岂有画地为牢的道理。只要不是逃跑,那便尽情施展。”

        “那我若打不过,跑呢?”卓君彦问。

        三人再度互相看看。

        龚虎意道:“卓元首,有什么话,还是打了再说吧。”

        说着上前一步。

        他一步踏出,卓君彦却同时一步后退。

        龚虎意愕然:“你……”

        “已经开始了。”卓君彦笑:“怎么,还非要近身方能战吗?我看这距离就够了!”

        说着卓君彦双手一挥。

        轰!

        无数镖雨漫天洒出。

        他要么不打,婆婆妈妈,磨磨唧唧,可真要动手,便是迅若雷霆,强势压下!

        不用火器,以镖代枪,至少卓君彦还是有底线的。

        但下一刻,三人齐声叱喝:“起!”

        异象骤生!

        /91/91110/209797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