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后,哑巴娇妻开口求抱抱在线阅读 - 第96章 谁担心她了

第96章 谁担心她了

        此话一出,秦淮和云锦的脸色皆为一变,两人都微微白了脸色。

        这人,疯了吗?一直这么毒舌,就没见过他嘴下留过情!

        秦淮他做错了什么要被他这么对待?

        想到这,云锦一把拉过池砚舟,双目狠狠地瞪着他!警告的意味呼之欲出。

        这让池砚舟更为不爽。

        秦淮微垂目光,双手比划道:“云老师,既然你安全到家,我就先走了。”

        云锦不想让他白白在池砚舟身上受气,连忙回应好。

        池砚舟眯着眼睛,看着两人用他看不懂的语言交流,眼底暗涌流动,又一把揽过云锦的肩膀,直言开口,不留任何情面。

        “下次要是再让我看到你接近……”

        池砚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云锦忽然推开。

        她愤怒不已地比划手语。

        【池砚舟你够了!你不要太过分!】

        怔愣之际,秦淮已经走远了。

        池砚舟目光一沉,浑身散发着一股戾气,他一把拽过云锦,压低声音呵斥道:“这是第几次警告你了?”

        云锦瞪了他一眼,径直转身走入山庄里。

        池砚舟见她脾气那么大,心里的情绪焦躁地翻涌起来,眼睛也越发猩红。

        既然这样,好!

        他砰的一下打开车门走进车子,亲自开车慢慢的跟在云锦身边。

        他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但什么话也没说。

        云锦也是一脸愤怒地和他置气,并不搭理他。

        直到靠近公馆,池砚舟先将车开到了门口,然后云锦要进去时,他直接摔门,从里面上了锁!

        隔着那道镂空的铁门,云锦一脸诧异地看过去!舞动着双手质问。

        【池砚舟你又吃错药了吗?】

        但他不以为然,目光冷冷地凝视她,一字一句地开口。

        “小哑巴,违背我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今天你别想进屋,好好给我在外面站上一夜!如果站不了,求求我,我兴许能放你一马。”

        云锦那口怨气顶到了肺部,差点要被他气炸!

        他为什么总这么恶趣味!!

        这样很好玩吗?这么幼稚的游戏为什么如此热衷?

        云锦狠狠瞪过去,她心里知道,他就是等自己求饶,如果自己离开公馆,只会让他看不起,让他能永无止境地言语羞辱自己。

        池砚舟这人,许大哥说过,他从不吃硬,吃软还有可能。

        云锦攥紧手心,在心里打了主意,站在公馆大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里面。

        眼睁睁地看着池砚舟头也不回的离开。

        此时已是深秋,晚上凉风阵阵,温度一下子降低了不少,桂姨还特意看了她一眼,但没有池砚舟的话,她也不敢随开门让云锦进来。

        云锦就像一棵笔直的松树,憋着那口气就是不走。

        她这不仅仅是和池砚舟较量,也是在和池家较量。

        只要能坚持一晚,池砚舟那人,对自己的态度肯定会有所转变!

        她低头给许庭深发了一条信息,问他。

        【许大哥,以你对池砚舟的了解,他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吗?我现在被他关在门外,不让进去。】

        没过多久,许庭深发来信息。

        【尝试坚持一下,在他面前倔强的柔弱会比你强势的进攻来的更好。】

        有了许大哥这句话,云锦更确定自己的决心!

        于是不管外面风再大,天气再冷,她也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靠着那扇铁门蹲着身子,像极了一条被迫流浪的小猫,窝在角落里,孤独又凄凉。

        半夜时分,池砚舟拉开窗帘,站在黑暗里,眉眼微动。

        这女人是真傻还是假装?还真在外面呆一晚上?

        他听着外面的风声呼啸而过,目光微微冷下几分,他倒要看看,这整整一晚上,她还能不能坚持!!

        令他没先想到的事,云锦还真坚持了一晚。

        但次日一早,桂姨发现云锦躺在地上不动了,吓得赶紧开门,伸出食指探了探云锦的鼻息。

        在见到还有一口气后,那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但他也不敢耽误,急急忙忙地来到二楼,在池砚舟卧室门口说道。

        “池少,云小姐好像晕过去了,昨晚外面那么冷,她穿的太少了,她真的在外面呆了整整一夜。”

        池砚舟拉紧领带,目光暗沉,一把拉开房门后迈着大步走到门口。

        她轻轻踹了踹云锦一脚,但她并无知觉。

        其实云锦已经醒了,在桂姨转身去喊池砚舟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池砚舟要过来。

        此时见他动自己,她假装毫无反应,成功让池砚舟和桂姨两人脸色微变。

        “池少……云小姐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咱们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

        “她这身体本就不太好,昨晚上刮那么大风,连袄子都没穿,她才穿这么一件外套冻了一晚上,肯定……”

        “联系林医生。”

        池砚舟打断桂姨的话,一把将云锦从地上横抱而起,小心地放到床上。

        身下的柔软然云锦一下子感觉活过来似的。

        昨晚后半夜的时候,她实在疲惫到不行了,索性躺在地上睡着了。

        那硬邦邦的地板,哪里是这种超软床垫可以比的。

        因为太过舒服,云锦没忍住翻了个身,反应过来后她忽然汗毛竖立!

        没想到池砚舟一把拽住她的衣领,将她整个身子都腾空拎了起来!

        云锦不受控制地睁开双眼,一脸惊恐地看向池砚舟。

        只见他的目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冷,噙着寒意就差没有把云锦撕碎:“装的挺像那么回事啊?”

        以为她是真受不了一晚上的寒风,晕了过去,没想到这人竟然是装出来的!

        云锦一时有些局促,但她还是保持一脸痛苦的样子,紧紧蹙眉。

        看她一脸虚弱的模样,池砚舟目光微沉。

        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懒得和她计较,一把将她推在床上,冲外面的桂姨喊了一声。

        “不必叫了。”

        桂姨连忙走到门口,见云锦已经清醒,笑了笑:“云小姐,你没事了?”

        “你没看到她好得很吗?”

        池砚舟冷言道。

        桂姨尴尬的收嘴:“没事就好,池少也不用担心了。”

        池砚舟猛地皱眉:“谁说我担心了!”

        wap.

        /106/106673/28614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