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下马威

        顾邸。

        姜云幼到了才知道,原来今天是顾家老爷子的寿辰。

        “四哥你怎么没跟我说啊!我都没备礼!”

        “哪有让女伴备礼的?”

        顾斯柏看着姜云幼着急的样子,笑了下:“走吧,推我进去。”

        姜云幼点头。

        两人一进大厅,刚刚还觥筹交错笑语盈盈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门口的两人身上,神色各异,却又没一个人上前打招呼。

        气氛有些微妙。

        林玥正被许淑艳带着与各家太太千金打招呼,冷不丁的看到和顾斯柏一起进来的姜云幼,脸上的笑顿时就没了。

        “她真来了!”

        林玥紧紧的捏着高脚杯,眼里只止不住的嫉妒。

        尤其是看着那些男人的视线黏在姜云幼身上时,嫉恨越发的疯涨。

        如果今天请到宁瓯的是她,那今天惊艳全场的肯定也是她!

        哪里还有姜云幼什么事!

        “妈妈,你的人没拦住!”她磨着牙根。

        “先看看,静观其变。”

        许淑艳相对冷静些。

        如果姜云幼是一个人过来的,她可以保证让姜云幼进不来。

        但她身边有个顾斯柏。

        这里毕竟是顾家!

        再怎么残废,那也是顾四!

        她也不至于蠢到在顾斯柏面前给姜云幼下马威。

        ...

        “四哥。”

        宴厅门口,姜云幼低低的喊了一声。

        顾斯柏对众人的反应无动于衷,像是没看见一样。

        他偏了下头,对姜云幼道:“幼幼,推我去后面,去跟爷爷打个招呼。”

        姜云幼点头:“好。”

        她踩着高跟鞋,脊背挺的笔直,推着顾斯柏,迎接着宴厅里一众人的视线,朝里厅走去。

        一路穿过宴厅,没人敢上前。

        直至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宴厅中,静默的宴厅再次恢复了喧嚣。

        “我还以为顾斯柏不来了!”

        “谁说不是呢!”

        “说起来也挺惨的,如果不是车祸,这顾家今后肯定是他的!现在看来,顾老爷子可能会把顾家交给顾沛了。”

        “别乱说!”

        “什么乱说,你没看到从宴会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顾二陪在老爷子身边吗?这信号还看不懂?”

        “等下,你们没看到推顾斯柏的是姜云幼吗?”

        “看到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她和姜家没关系,是出生的时候被抱错了吗?”

        “对啊,好像两年前就已经离开姜家了。”

        其中一人说完,还特意看了眼不远处的许淑艳和林玥,压低声音道:“说起来,姜家才是最现实的,顾斯柏刚一残疾,那个新千金就转投到顾二怀抱了。”

        “真的假的?”

        “肯定是真的啊,不然刚刚顾斯柏进来,她为什么连个招呼都不打?”

        “嘶——”

        有人倒吸一口气。

        都知道,这顾家的风向是转了。

        此时,被议论的姜云幼和顾斯柏已经到了里厅。

        里厅比外面要安静些,除了顾老爷子外,顾家的几个小辈都在这里。

        看到顾斯柏身后的姜云幼时,一个个面面相觑。

        不太明白顾斯柏的意思。

        顾老爷子那双矍铄的眼里也闪过了一抹讶色。

        “两年不见,幼幼也长大了。”

        顾老爷子八十多了,但看起来精神还很好,对顾斯柏这个曾经的未婚妻,他还是记得的。

        “谢顾爷爷记挂。”

        姜云幼礼貌的应道。

        她接过顾斯柏递过来的礼盒,往前走了两步:“祝您身体健康,寿比南山。”

        老爷子身边的人上前接过礼盒。

        “是啊,什么都比不上身体健康。”

        顾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还看了眼顾斯柏,眼神带着几分惋惜。

        顾斯柏倒是没什么反应。

        只平静的重复了一边姜云幼的话:“祝爷爷身体健康,寿比南山。”

        一边顾沛瞧见了,眼睛耷拉下的一瞬,讥诮一闪而过。

        “说起来,老四和姜小姐也算是青梅竹马了。”

        他的视线转到姜云幼的身上,笑着对顾老爷子道:“爷爷以前还催过婚呢,没想到这时间越长,老四和姜小姐的感情是越发的好了。”

        此话一出,里厅其他几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姜云幼的身上。

        谁不知道她曾经是顾斯柏的未婚妻。

        只不过两年前,姜家突然说,是当年医院抱错了,姜云幼不是她姜家亲生的。

        于是顾斯柏的未婚妻就变成了那个叫姜林玥的。

        顾斯柏闻言,抬头看了眼顾沛。

        那眼神依旧是淡淡的。

        顾沛轻笑着迎上他的视线:“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二哥说的对。”

        顾斯柏风轻云淡的开口:“这大概就是,患难见真情吧,总比见异思迁的好。”

        嘲讽的意味十足。

        顾沛脸色微变。

        边上甚至有人幸灾乐祸。

        毕竟自从顾斯柏出车祸后,顾二意气风发得恨不得以顾家继承人的身份自居,完全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顾老爷子不动声色的端起边上的茶盏抿了口。

        他老沉的视线落在顾斯柏的身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老四能有这个领悟,爷爷很欣慰。既然你和幼幼都有这个心,不妨早点定下来。”

        姜云幼:“……?”

        这发展有点不太对劲啊!

        她只是陪顾斯柏参加个宴会,可没打算参与到顾家的这些家事里面。

        “爷爷说的对。”

        顾沛奋力的压着想要翘起的唇角,在一边添火加柴,“既然是患难见真情,那更要抓紧了,说不定这婚一结,这腿就好了呢!”

        姜云幼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个顾二,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压顾斯柏!

        不就是想让顾斯柏娶个无权无势的她,就再无跟他争顾家的可能吗?

        垃圾!

        她在心里骂了一声。

        顾斯柏端雅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嘲弄,还带着点自暴自弃:“我这个残废,又何必拖累别人。”

        “老四何必妄自菲薄。”

        顾沛当即安慰:“再怎么说你也是我顾家人,不就是腿不能行吗?以姜小姐如今的身份,嫁给你怎么也不算是拖累吧?”

        哦。

        骂她高攀呢。

        姜云幼又在心里把顾沛这个垃圾问候了一遍。

        就在这时,有脚步声从后面传来。

        姜云幼很明显的感觉到里厅的气氛一瞬间变了。

        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就连刚刚还嚣张的顾沛,也把情绪收敛了些。

        有些微妙。

        姜云幼好奇的偏过头去,想看看究竟是哪位大佛,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却没想,正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眸。

        姜云幼一怔。

        wap.

        /132/132298/30987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