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分手后,我渣顶流的事被全网曝光了在线阅读 - 第52章 幼幼,我没同意分手

第52章 幼幼,我没同意分手

        “孟哥放心,不会的。”姜云幼说。

        顾斯柏会娶徐嘉怡。

        徐嘉怡这个人,虽然有些娇蛮,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千金小姐,娇蛮也正常。

        但心不坏。

        孟叙:“你疯了!”

        姜云幼没疯。

        相反,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有些事情从她走进姜家的大门时,就注定的。

        ...

        第二天小夕就去找房子了。

        她每看一套都会把优劣势给姜云幼汇报一下,顺带拍点视频。

        姜云幼选了套三室两厅的。

        这个小区距离宴涔住的云盛蓝湾挺远的,南辕北辙,但距离机场会近一点。

        这个小区的安保也不错。

        有不少的艺人都住在这个小区。

        小夕很快就把手续都办好了,又让人做了清洁,联系了搬家公司准备晚上的就搬过去。

        晚上。

        两人正在小公寓里收拾东西的时候,门被敲响。

        姜云幼以为是顾斯柏派来送礼服的人,所以让小夕去开门。

        小夕快步过去。

        门一开,看到站在门外的人时,她瞬间瞪大眼睛。

        “幼、幼幼姐!”

        她都结巴了。

        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两步,差点撞到被放在边上的行李箱。

        大概是她的语气太过惊慌。

        姜云幼抬起头来。

        “怎么——”

        “了”字都还没说出口,她就没了声。

        来人是宴涔。

        他连口罩都没戴,一张惹人尖叫的脸完全暴露在楼道灯黯淡的光影下。

        深黑的视线越过小夕与姜云幼对上。

        姜云幼心下一跳。

        “你先收拾。”

        她冷静的吩咐小夕,压着心绪朝着门口走去,还顺手将门从外面带上。

        “你……”

        姜云幼没想到会是他,一时间其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前几天的事还历历在目。

        “我来送礼服。”

        宴涔偏了下头,脸上勾着抹若有似无的笑:“你和四哥的订婚礼服。”

        “……随便让个人送过来就行。”

        姜云幼知道这事儿。

        顾斯柏提前跟她讲了,会有人把订婚的礼服送过来。

        但她没想到,来的人会是宴涔。

        “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随便。”

        两个很大的礼盒,直接摆在并不算宽敞的楼道里面,让楼道瞬间拥堵起来。

        “谢谢,麻烦了。”

        她就站在门口,杏子眼平静的看着宴涔:“不好意思,助理在收拾东西,里面都是灰尘,就不请你进去坐了。”

        宴涔的视线早已经在关门前将屋子里扫视过。

        一片凌乱。

        甚至连家具都已经打包后。

        不像是在收拾东西。

        倒像是……

        “你在搬家?”

        他垂着眼,深黑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似乎是想要将她所有的反应尽收眼底。

        姜云幼手指微蜷。

        扬起头,那张鹅蛋小脸上溢出一抹轻笑,眉眼弯弯的样子,透着幸福。

        “是啊,要订婚了,得换地方住了。”

        宴涔冷嗤:“你还真是迫不及待!”

        “还好。”

        姜云幼应了声。

        她知道宴涔什么意思。

        因着订婚的事情,顾老爷子希望姜云幼和顾斯柏住在一起。

        两人本就是假订婚,怎么住?

        所以顾斯柏另外准备了一套房子给姜云幼,而他自己订婚后就会出国去治疗腿,完全可以避免住在一起的尴尬。

        所以此刻,他应该是以为,她是要搬过去与顾斯柏同住。

        瞥了眼将走廊堵住的两个大盒子,她朝宴涔又是一笑:“东西我收到了,就不留宴神了。”

        宴涔却陡然往前走了两步。

        他冷沉的气势瞬间朝着姜云幼压来,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后背抵在了门上。

        宴涔很高。

        一米八七的身高让他在姜云幼面前要高出近一个头来。

        他垂眼,一只手撑在门框上,那姿势,直接将姜云幼圈在了他的怀里。

        只一低头,就能碰到她的额头。

        凛冽的带着侵略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姜云幼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宴涔!”

        她低喊了一声。

        宴涔闻言,低头勾了下唇,讥诮:“现在不叫宴神了?”

        姜云幼心跳如麻。

        “你别这样!”

        她想躲,门从外面被关上,她在外面根本打不开。

        宴涔低头欺近。

        姜云幼闻到了一股很淡的烟草味,缭绕在她的鼻尖,还混合着一丝清冽。

        “哪样?”

        宴涔懒懒散散的。

        语调懒,都没什么温度的那种。

        他也只是垂着眼看着她,并没有做什么。

        距离离的太近了。

        近到几乎可以感觉到对方呼吸。

        姜云幼不说话。

        她默不作声的站在那里,也不动,让宴涔心底涌出一股难以言说的燥郁。

        很烦。

        “我就这么让你厌恶吗?”

        宴涔乜视着她,看着她面无表情不高兴的样子,就烦得要命!

        姜云幼深吸一口气。

        她掀眸,那双漂亮的杏子眼里一片冷静。

        “我不厌恶你,但也请你,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四目相接。

        她冷眼无情。

        他满眼黯然。

        宴涔心底那股躁动越发的不安起来。

        他这么的狼狈,这么的不受控制,她凭什么这么冷静!

        “所以呢?”

        他另一只手勾住她盈盈一握的细腰,只轻轻一扯,就将她勾到了自己身前。

        他垂首凑到她耳边:“不厌恶,是不是代表还喜欢?”

        低得几乎是气音的声音在她的耳边。

        撩人的气息惹得她的耳尖忍不住的泛红,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耳尖瞬间蔓延到尾椎骨。

        要命的燥热。

        “你到底要干什么?”

        姜云幼偏过脸去,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她虚张声势的恼,更像是欲盖弥彰,来遮挡她内心涌起的无措慌乱。

        他将脸贴近她的颈侧,声音泛着哑。

        “我也想知道。”

        他回国的时候,没想过打扰她。

        他做过挣扎。

        他也想过要放手。

        是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在他面前出现,一次又一次的扰乱他心弦。

        灼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颈子那,让她一阵阵战栗。

        她伸手推他,触到的却是他火热的身体,带着灼烧人的温度。

        让她下意识的就想要缩回手,却被他抓住,压在他心口的位置。

        她的掌心贴着他的心口,心跳隔着衣服像是跳动在她掌心。

        急促而有力。

        快得吓人!

        “幼幼~”

        他低低的呢喃了一声。

        姜云幼骤然僵住。

        他...在叫什么?

        “不嫁给他好不好?”

        宴涔贴着她的颈窝,软唇在她的颈侧的皮肤上轻蹭,带着引人战栗的温度和暖人的气息:“幼幼,我没同意分手,我不分手,不订婚好不好~”

        低低哑哑的声音,染着缠绵委屈。

        姜云幼眼眶几乎是瞬间灼热起来。

        心口钻心的疼。

        分手那天,他也是这样,紧紧的抱着她,苦苦的哀求,说不分手。

        wap.

        /108/108676/28614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