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才发现我有青梅在线阅读 - 002 一百年不许变

002 一百年不许变

        林有兮这个名字在梅方念书时可不陌生。

        在高中的任何一个公开场合,都有林有兮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的身影。

        她作为常年的年级第一,一直挂在学习之星名单榜榜单上第一位,因为是在隔壁班,梅方平时总能和林有兮碰到。

        这是位性格非常高冷,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进高冷气息的超级女学霸,梅方前世和她一句话都没说过,自然谈不上有什么交集。

        谁能想到她在幼儿园竟是这般调皮捣蛋的德行?

        她那些年究竟都经历了些什么呀……

        真令人好奇。

        到了下午四点放学时间,教室外面黑压压的全是来接孩子的家长,他们一个个陆续走进教室,跟老师打完招呼后便将孩子领回家。

        梅方一眼就认出了他那发量繁茂的老爹梅利军,除此之外他的容貌和二十年后似乎没什么太大变化,只是少了一些皱纹而已。

        不过今天他又是尿裤子又是流鼻血的,自然没有直接领走的好事。

        林有兮的家长来的比较晚,也被留了下来——是一位身材瘦削的眼镜男。

        毕竟林有兮今天算是和梅方产生了点摩擦,还是要稍微知晓下,林有兮的爸爸不住地向梅利军道歉,态度十分诚恳,林有兮虽然被父亲拉着手,但低着头也不说话。

        这个年代的家长对孩子的磕磕绊绊习以为常,彼此知会一声就没什么纠纷了。

        而梅方的老爹梅利军甚至上来就给了梅方一记暴栗。

        “又在幼儿园尿床,多大的娃,你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哎哎,梅方爸爸,别打了别打了,打孩子干什么,他也不是有意的。”

        李老师在一旁劝,梅方挨揍也不说话,见娃没有像往日那样一边哭喊一边胡闹,梅利军顿时觉得索然无味,只好拽着梅方骑摩托车赶回家。

        仔细一想,除了力气不足,这个5岁年纪的身体还是有蛮多麻烦的……

        本以为在家就可以好好休息,回到家后妈妈向晓霞得知梅方的光荣事迹,气得抄起衣架又把梅方打了一顿。

        梅利军看到老婆这么拼命打孩子,顿时劝阻道:“我说老婆,差不多可以了,我在教室已经打过一顿,你再这么打,娃会记仇的。”

        “怕什么,我可是他亲妈!再说了,他这么小,长大了早就全忘了。”

        忘你妹啊!真的有被这对父母蟹到……

        梅方十分怀疑自己当初是怎么健康长大的,这种原生家庭完全没有阴影就是真的离谱。

        与只是有着发量变化的老爹相比,妈妈向晓霞看上去则显得变化极大,打屁股的手十分纤细,脸上几乎没什么皱纹。

        梅方仿佛第一次认识到,自己那个唠叨烦人总是催他相亲的老妈子,原来年轻时还挺漂亮的。

        岁月无情啊……

        今天的梅方一改往日的哭闹和任性,挨揍也只是随便嚷嚷了几句没哭,之后一直在默默吃饭,默默看电视。

        梅利军吃完饭在沙发上剔牙,看到梅方一直在换台,顿感好奇道:“怎么今天不看动画片?你不是最喜欢那个四驱兄弟吗?”

        “看腻了,小孩子才看这个。”

        梅方换台换到了体育频道,看到电视台现在正在播放一场足球比赛节目,看着里面的内容,梅方顿时回过神来。

        “爸,现在是不是有世界杯比赛?”

        “你还关心这个?”

        梅方顿了下后便点点头,“这可是我们国家队最了不起的时候。”

        “不错,你小子也能懂这些。”

        老爹在梅方的记忆里一直是个铁杆足球迷,经常半夜起来看球,显然他也难以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

        “你知道吗,今年咱们足协说争取赢一场,拿一分,进一球,真是没出息!”

        “因为是第一次进世界杯,这个目标我觉得很合理呀。”

        “合理个鬼,这格局也太小了!以咱们在入围赛发挥出来的实力,哥斯拉里加那不是随便踢?人家土鸡今年也是第二次进世界杯,平一下总不过分吧?最多输个桑巴没办法,人家毕竟是足球王国,要尊重一下……”

        梅利军对儿子露出的复杂表情很是不满,“你好好听着不行么,为什么一副不相信你老爹专业预测的表情?”

        “爸爸,咱们打个赌,要是咱们国家队出不了线,你就给我100块钱。”梅方展示了自己作为重生角色的狼子野心。

        “你小孩子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梅利军大怒,恶狠狠地敲了梅方的脑袋。

        “身为天朝男儿,怎么对国家队这么没信心!这可是咱们国足44年来第一次进入世界杯,孙小海可是在英超踢球的悍将,咱范大将更是英勇无敌,还有那个谁,那可是咱们东洲第一锋。毫无疑问,这正是传奇的开始,伟大征程的第一步!”

        “100块不赌的话,那50块钱好么?”

        梅方还不死心,“明天比赛对吧,咱们赌第一场输哥斯拉里加。”

        “小孩子赌么多钱干嘛,最多跟你赌10块钱的。”

        梅利军想了想,“你输了的话,一个月不准买零食和玩具。”

        “行吧……”梅方作出勉为其难的表情,心想10块钱换这么多,老爹你可真够黑的。

        梅方看了会电视新闻温习了一下当前的大环境,便被妈妈催着上床睡觉,开始盘算自己的搞钱规划。

        幼儿园的孩子接送都有家长跟随,出门玩要经过大人同意,而且也只能在小区内的公园跟附近的小朋友们玩。

        好在现在已经是6月份,不到一个月暑假他就会成为小学生,县城的普通家庭小学生基本都是放养,随便去哪玩,自由度会提高一个档次,那样才能随心所欲的做自己的事情。

        不过在升入小学之前,梅方还有一件不能错过的事情要去完成——那便是世界杯的竞猜彩票。

        从20年后回归的梅方,可不能错过这次触手可及的财富密码。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梅方就被家里人拉起来去上学。

        “今天自己穿衣服?了不起啊崽。”

        向晓霞搓了搓梅方的圆脑袋,有些疑惑道,“感觉崽崽昨天尿床之后,仿佛变了一个人,打他的时候也没哭,真是太坚强了。”

        梅利军点点头,故作深沉地感慨了一句,“大概,这就是成长吧。”

        其实梅方想着再过一段时间让家里人慢慢习惯自己的独立自主,所幸父母没有怎么怀疑梅方发生的变化,一般人也根本想象不到这一层。

        但是自己也不能太出戏就是了,要表现得像个孩子。

        坐着老爸的摩托车来到幼儿园门口,梅方向老爹伸手。

        “老爸,给我一块钱,我要买棒棒糖。”

        “得,原形毕露。”梅利军皱眉道,“你今天表现这么好,果然是为了讨吃的。”

        “我不是自己吃,我昨天把夏缘弄哭了,今天拿来赔礼道歉。”

        “夏缘……就是跟咱们住一个小区,住院子那家的女孩?你跟她怎么好上了,你之前不是说不跟女孩子玩的吗?”

        梅利军掐了掐儿子的脸,“你这崽子,是不是现在想通了,又看上她了?”

        梅方撇开老爹的手,“少废话,快点给我钱。”

        “怎么跟你老子说话的!”

        梅方又挨了一记重拳。

        揍归揍,梅利军还是领着梅方在幼儿园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根五毛钱的草莓味棒棒糖,展示自己作为阿爹的大度。

        啧……本来想着假装自己买把钱存起来的,计划失败。

        梅方是幼儿园来的比较早的几个,但夏缘和林有兮来的更早,她们俩一大早就在位置上做手工玩的样子。

        原来夏缘和林有兮是好朋友呀,看上去关系好像不错……

        梅方也没凑过去坐,不过看到他进了教室,夏缘也小跑着靠了过来。

        “梅方梅方,昨天的事情,我有不对的地方,要向你道歉。”

        “道歉?道什么歉……”

        夏缘一本正经地说道:“妈妈说我总是动不动就哭,这样以后长大了是没人喜欢的,我也要改正我的缺点才行。”

        夏缘背着手扭扭捏捏,而后双手伸出来,掌心托着一只千纸鹤,“这个是我折的千纸鹤,我想把它送给你。”

        ……

        这是只粉色的千纸鹤,千纸鹤的脑袋还被涂红了,看得出来是花了心思的。

        一想到自己上辈子好像没有女孩子送过礼物给他,梅方突然有些感慨。

        “谢、谢谢……”

        “还有……林有兮昨天推了你一把,她偷偷告诉我说,是自己不小心,所以也想和你道歉。”

        梅方抬头看了一眼夏缘身旁的林有兮,她低着头似乎一直在思索,被夏缘轻轻碰了碰胳膊才抬头,把东西递给梅方,抬头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而后便快步跑到夏缘身后去了。

        这不是可以好好交流吗?

        难道在大人面前不好意思嘛。

        “没关系没关系,我不介意。”

        前世的大学霸低声下气求我原谅,有种莫名的爽感!

        梅方忽然陷入了沉默。

        我怎么,就这么点出息……

        林有兮也是折的千纸鹤不过是蓝色的,有些皱皱巴巴脏兮兮的,明显是反复叠了很多次才成功。

        梅方没太在意这个,他想起口袋里的东西,将棒棒糖递到夏缘手里。

        “对了,这是昨天答应你的,给你棒棒糖。”

        “你居然还记得,我都忘啦!”夏缘接过梅方的棒棒糖,一副欢呼雀跃的模样。

        “这不是拉过勾么。”

        一旁的林有兮静静地看着棒棒糖,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那,既然大家都和好了,我们现在又可以做好朋友啦!”

        “好朋友?什么时候……”

        夏缘没有注意到梅方的疑惑,她只是一把拉起梅方的手,脸上两个小梨涡出现,浮现出朝阳般灿烂的微笑。

        “梅方梅方,昨天那个拉勾勾,我们可以再做一次吗!”

        “我是无所谓,你这次要约定什么?”

        夏缘伸出了右手小拇指,一把勾在梅方的小指上,勾勾缠缠着,拉着梅方到林有兮面前。

        “林有兮,你也来吧?”

        “……”

        梅方从林有兮的目光里读出了一丝不情愿,但还是老老实实跟了过来。

        果然,她只是在好朋友的请求下被迫营业……

        说起来,昨天她推我,会不会也是因为看到我和夏缘关系好在吃醋呀?

        这么一想,忽然就觉得有点可爱啊哈哈哈……

        三位小朋友的小手指勾缠在一起,接着夏缘说出了她的愿望:

        “从今往后,我们都不可以再吵架了,要一直一直做好朋友哦!”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感受着指尖传来的余温,梅方忽然有些莫名的意难平。

        前世的他一直母胎单身到工作猝死,他以为自己从来没有被女孩子在意过。

        但这个夏缘好像蛮喜欢我的样子……虽说只是小孩子啦。

        根据梅方老爹的说法,自己以前一向只跟男生玩,夏缘虽然跟自己一个小区,并且很是亲近他,但他俩实际上也没有更加热络。

        而且梅方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搬过家,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彻底失去联络的?

        也就是说,这个本可以和自己关系更进一步,成为更为亲密的青梅竹马,当年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那样不知不觉错过了。

        当然了,人生路上由于各种原因而错过的人何止几十上百,只是现在梅方有着成年人的思维和经验。

        一旦遇见命定之人,绝不会就这样错过。

        至于夏缘的话——

        虽然是个张口闭口就是妈妈说妈妈说的乖乖女小哭包,但也蛮可爱的哈哈……

        嗯……未来可期!

        wap.

        /109/109846/28481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