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徒之路在线阅读 - 第163章 殇十一

第163章 殇十一

        豆腐庄丢出几张最后的法符,她前世数十年的积蓄便在这短短不足一注香的时间内扔光了。

        但她并不担心,因为她的准备工作,已接近完成……

        这段时间,转生盘一直在给她渡出属于她的那最后一份法力修为……

        如果是放在往常,她会运使特殊的功法来接纳收取这份回匮……

        但现在,她没有机会运使这个功法,所以,渡来的修为现在都淤积在她的经脉关窍中……

        现在的她,就象个处于临界状态的大炸弹,一旦爆炸,不但会毁了自己,也会毁了他人……

        她已经不在乎了……

        目光温柔的看了一眼正在搏命的李绩,小贼,还是那么凶狠,哪怕技不如人……一如七年前在玉带河小水泊遇到危险时一样……

        真想知道他的秘密啊,怎么筑的基?哪里学的剑?

        可她不敢开口,她怕一开口就停不下来,就会失去好不容易才鼓足的,离开他的决心……

        让我在阴世,看你究竟能飞多高,多远吧……

        豆腐庄不再压制渡来的修为法力,这些磅礴的力量一旦没有了束缚,马上便疯狂燥动起来……

        祁门道人凭借金丹灵敏的感知,立刻意识到了豆腐庄突然间的不同,短暂提升修为的功法?

        他立刻加强了戒备,悄悄在身侧又布下一道护体术,同时在纳戒中取出一件防御法器暗藏手中……不会学方图自爆吧?

        豆腐庄当然不会学方图一样的自爆,那太笨了……

        作为曾经的金丹,豆腐庄对力量的应用更加熟悉,更加深入……

        自爆的力量四散飞溅,在某个特定的方向上的威力却是有限,可以对付玄元子这样的心动修士,却很难对金丹产生实质性的伤害,这不是豆腐庄想要的……

        所有的法力,不管是渡来的,还是本身的,全部汇于丹田,不管丹田崩毁塌陷……

        所有的法力,都走最短的直线,不管经脉撕裂,穴窍炸湮……

        只为口中吐出的法力之柱,携毁天之力,笔直向前……

        在豆腐庄动手的同时,敏锐的李绩凭直觉发出了最后的一道飞剑……

        幂幂中,油灯枯尽的他知道这是最后的爆发,飞剑击出,人也随之持长剑合身扑上……

        要么别出生天,要么成为绝响……

        祁门的防御如纸糊般的被毫不留情的撕开,豆腐庄垂死的反扑,力量之强远超他的想象……

        三层法器防御,四层术法防御,七层符箓防御,皆被一击而破,眼看祁门已死路难逃,他却从纳戒中取出一阵盘,哈哈大笑道:

        ”哈哈,你有后手底牌,难道我便没有?我倒是要看看,是你庄明月一身金丹巅峰的修为厉害,还是中条山全福地的灵机厉害?“

        祁门道人的底牌,便在宗门大阵之上,所有的人,包括最亲近的玄元子都以为他早已放弃了大阵,但没想到的是,祁门这七年所做的,便是融合大阵,把自己当成大阵的一个外延……

        只要他在福地内,福地内大大小小的灵机波动就逃不脱他的感知,

        只要大阵还在运转,便能调动无穷的灵机为他所用……

        这一刻,他祁门道人便是无敌的存在。

        豆腐庄那道粗壮的法柱,终于被迫停了下来,并渐渐消散……

        ——————

        作为一个合格的仙荒者,对法阵布设,建筑勘图有所了解,这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毛小巴是个称职的仙荒者。

        所以,他很快便趁乱找到了玄都教布阵的核心枢机密殿。

        为什么单单要找控制法阵的密殿?这个还需要解释么?脑子稍微灵便一点的都知道,只有把法阵破了,才能偷的更多,跑的更快,才能不用担心被主家轻易跟踪,围追堵截;才能制造混乱,才能混水摸鱼,才能……

        但一个门派的法阵密殿又岂是那么轻易能破的?

        毛小巴能做到,在他的运气,在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天上,在玄元子作为法阵主控却被祁门道人召离……

        轻易的把几个开光期的玄都小喽啰击倒,毛小巴冷笑的掏出数以十计的纳袋和一把长柄勾锄,这勾锄是灵石矿上矿工的挖矿利器,也是仙荒者常用的制式装备……

        看着法阵密殿有如星罗棋布的庞大灵石阵型,毛小巴心得意满的一笑,”玄都啊玄都,你也莫要来怪你毛八爷,谁让你不识好歹没完没了的追索你八爷呢?今日便给你个教训,好教你莫要小瞧了天下英雄。“

        话音即落,冲着法阵中央最巨大最耀眼的一块灵石,毛八爷一扬手,便锄了下去……

        ——————

        悲伤,逆流成河……

        豆腐庄难掩内心的失望,为了这次的爆发,她丹田毁,经脉裂,生机断,却还是不能为小贼争得一线生机……

        眼看法力之柱和小贼的飞剑都无法穿透祁门道人来自大阵的最后防御,逐渐的消减无踪,她却再也无力发起下一次的进攻……

        一种疲惫忽然充斥了她心间……法力也完全失控在体内乱窜……

        从半空中往下跌落时,她看到的是小贼拖着半残的身体,摇摇晃晃的扑向祁门,劈出手中满是崩口的长剑……

        豆腐庄心疼的笑了起来,小贼,一如即往的凶狠,蛮不讲理……用凡俗之剑去劈一个金丹?

        然后她震惊的看见,那把闪烁着微弱剑炁的长剑,把同样惊讶无比的金丹强人,玄都掌教,从头顶开始,劈成两片……

        意志,在这场战斗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坚持到最后,才能成为胜利者。

        哪怕只有万一的可能,也永远不要放弃挥出你手中的长剑……

        祁门道人同样竭尽了全力,为了阻挡豆腐庄最后的舍命一击,他几乎掏空了所有——法力,符箓,法器……

        凭借大阵的帮助,他本以为终于笑到了最后,带着揶揄的心情看着对手可笑的挥舞长剑垂死挣扎……

        但他做梦也没想到,强大坚韧得足以抵挡豆腐庄舍命一击的防御,却在那把可笑的长剑下崩溃?比纸还不如的撕开?

        在他陷入彻底的黑暗前,祁门终于明白过来:不对,不是剑的问题,是有人,破坏了大阵阵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