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徒之路在线阅读 - 第308章 阴影中的胖子

第308章 阴影中的胖子

        魔头的攻击有早有晚,有快有慢,李绩也无须暴剑,就按魔修的节奏,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斩一双;剑频都不到一息七剑,二,三息间,就把攻来的魔头斩个精光。

        这样的攻击,有些弱。

        李绩继续研究血滴,心中一动,六识有感,不禁笑了起来。

        魔修很奇怪,青空剑灵斩了他十六个魔头,这并不出他的意料之外,问题在于,他神识控制化形的魔头足有三十个,那十四个魔头去哪里了?

        他能清晰感觉到少了三十滴精血,怎么便只出来了十六个?

        百思不得其解中,他决定再化形三十个魔头,倒要看看有什么蹊跷!

        看到了,一个淡淡的鬼影般的黑白相间的杂毛胖子诡异的在血河中游动,无声无息,神识无法断,便那些自家炼成上百年的血滴似乎都不排斥它,混若同类。

        这杂毛胖子移动迅速,每当一滴精血要化形而出时,它便游过去鼓腮一撮,连血带魔头尽入腹中,然后又搜寻下一头,仿佛进食一般,眨眼间,十来个魔头就被它一吸而空。

        魔修心下一惊,这东西哪里来的?似乎长的和剑灵以往的形态非常相似?剑灵既然进化了形态,以前的不是应该消失么?若是这般进化一次,以前的还留着分身,特么多进化几次的话,谁能打得它过?不成了群殴了?

        李绩很了解他的感受,抱歉的笑笑,“这是,嗯,这是我的灵宠,喜食魔头,任性了些,你多担待。”

        那魔修心中大骂,你哄鬼呢?剑灵还能有灵宠?摆明是这厮的分身,起的就是二打一的主意,这架不能打了!

        魔修拿的起放的下,神识放出认输意识,玲珑塔感应到后,直接送出塔外;这是对所有修士俱实身入塔的补救措施,认输立刻传出,以防止某些噬血的恶灵肆意杀戮。

        “阿九,好生了得!”李绩冲阿九一竖大姆指,他不能怪阿九多事,更不能明说自己实际上是在观摩血河,对阿九这样正在成长的灵智,应以鼓励为主。

        阿九腼腆的一笑,满脸的杂毛都恨不能抖动起来,“李绩,别的我帮不上你,这血河之术,我倒是熟悉,总不能一直让你出力。”

        李绩笑道:“有何原故?”

        阿九道:“嘿嘿,我那主人九宫上仙,修的,便是血河道,阿九在其中浸淫久了,入血河便如自家后院一般,吸他几个魔头自然不在话下;便是那魔修真身所在,阿九也是知道的,就是怕吸不了他,所以才未动手,本想着告诉你他的位置,没成想这厮跑的飞快,真正可惜了。”

        李绩抱着不耻下问的态度,虚心求教,“阿九,对此类修士我甚是陌生,不知如何才能找到其真身所在?当然,若是事关九宫秘法,那便算了。”

        阿九对李绩的相问很高兴,它觉的这是体现自身价值的时候,故此也是知无不言,

        “关甚的秘法?阿九学不了那些东西,也懒的问,不过阿九跟了主人数千年,几乎日日便泡在血河中,倒是知道此法的根本关窍,今日告知于你,以后此类术法对你再无威胁了。”

        阿九得意洋洋道,别看它活的久,但在数万年的生命历程中,和人类的接触极其有限,除了有一些同为器灵的伙伴,在人类其实便只与二个熟悉,一个是主人九宫上人,一个便是李绩。

        和李绩相识已近三十年,有约定,也有交情,牵扯不小,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谁帮谁,谁欠谁的;李绩话不多,境界也不高,但办事牢靠,很合它脾气,所以这才愿意把血河一脉的核心托盘而出;否则若是换一个人,管你是谁,活了数万年的阿九又怎么可能开这个口子?

        “血河一脉,关键在于心窍,你以为那磅礴血河从哪里来?血修炼一口精血,在内便是血脉,放之于外便是血河,心窍泵动,则血河滔滔,永无匮乏之虞。

        血液之中,又分精血,内谷血,心头血三种,精血可化形魔头,鬼物,伥兽等等,是最基本的攻击手段;内谷血便要高端的多,能化大魔头,阴邪,实力非一般魔头可比;心头血最为珍贵,可替死复生,若化形,称之为血分身,能有原体六,七成实力。

        我观方才那魔修,心头血怕是没炼出来,但内谷血应该还是有几滴的,所以他的实力也并非如此不堪,只不过心气被夺,不愿意白白冒险罢了。”

        “原来如此,大道三千,真正各有不凡啊,今日若不是听阿九你一番讲解,我还以为那厮手段不过如此呢;不过,此术可有克制之道?”李绩先拍后问,誓要掏空阿九的脑子。

        阿九心思倒没有那么龌龊,它是一心帮李绩的,

        “血河即来源于心窍,其律动节奏必和心窍一致,你若在血河中,保持同样的心律波动,则可视血河于无物,血河也默认你为同宗,实际上血修之士在血河中并不依靠六识,而是完全倚仗血河的感知,这也是方才我为何能吞吸魔头而对手恍若不知的原因。

        如果再进一步,追本溯源,便可探查到血河律动的中心,就是修士藏身所在,这个虽然有些麻烦,不过当初主人教了我几句口诀,找起根源来甚是快捷,我念给你听。”

        “这如何使得?”李绩一边口不应心的口中虚伪,一边用心记下阿九的口诀;口诀不长,便只短短四句,二十八字,但李绩知道这可是进入五衰的大修士的修道精华,等闲哪里能听到?

        “李绩,这次定品现在已过去二十七天,想来定品结束也就在这几日,咱们这次的战绩是全胜,最后几日恐怕也不会有几个来挑战你我,不如下一次你就离开吧?”

        李绩点点头,阿九现在真是聪明多了,他不可能等到最后一日再离开,总要打些提前量,真要最后一天没人来定品,那才是为山九仞,功亏一匮。

        “恩,便是这般,等下一个进来,你我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先搞晕了再说!”

        两人计议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