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徒之路在线阅读 - 第455章 大摇大摆

第455章 大摇大摆

        天亮后,一行人继续前行,不过走的路和果果原来设计的稍有不同。

        要去海边去双峰,从同方洲出发是要经过新晋国都附近的,果果原是要绕路躲过这座人口密度很高,有修士存在的城市,但李绩即在,以他的性格当然不会如此示弱,直接穿新晋国都,偏要在新晋皇族,朝堂,道宫眼皮子底下走过去。

        这不是置气,这是种态度。

        新晋国都三晋城,繁华似锦,人流如潮,因为相对洲陆其他古老城市来说,三晋城建城较晚,所以城市规划做的很好,不象其他城市那样街道弯曲有如迷宫。

        以主城干道为中轴线,各种国家权力机构依次排开,气势磅礴,这种布局不适合战争状态下的城市,容易被人一网打尽,但北域近万年来,核心区域又哪有什么战争了?

        中轴线上,最重要的是三座建筑,城西的大晋朝堂,这里是新晋的政治中心,决策所在地,每逢单日,皇城的贵族高官,封疆大吏,皆会齐集于此,讨论国事,有时皇帝在遇大事未决时,也会亲临主持这样的大朝会。

        中轴中心,也是城市中心,便是皇宫,皇宫更不必说,所有重要的宫殿都在中轴线上,比如皇帝的御书房,勤政殿,金安殿,大和殿,甚至是寝宫昭和殿,这就是权力的体现,一国之尊么,他不吃喝拉撒睡在正中心位置,又怎么体现自己的地位荣崇呢?

        然后是城东的道宫,同样在中轴线偏东的位置,修士地位在青空世界不容置疑,尤其是轩辕剑修驻守的城市,即便是把道宫搁在皇宫的位置,皇帝恐怕也不敢放个屁,只不过道门低调,不愿过多沾染凡尘俗气罢了。

        李绩一行人进的正是西门,而且今日便是单日!

        城门处守门的兵丁数十,看他们四个却仿佛如空气一般,即不欢迎巴结,也不上前盘问,和之前便是到了乡下小地方都有胥吏找茬盘问完全不同,可见图远几人的带话不仅已经带到,而且得到了忠实的执行。

        骑行到一处客栈旁,李绩皱眉看了一眼旁边精神还可以,但浑身风尘之色的牧雅风父子俩,对果果说道:

        ”带他们两个去梳洗一番,换件新衣服,即使要走,也需风风光光的,不要跟个逃犯似的……“

        果果会意,拉两人进了客栈,半个时辰后,焕然一新的父子两走了出来,让李绩稍感意外的是,牧雅风竟然一身官服,梳洗之后,显的儒雅高渺,英气勃勃,这卖相,不当官确实是可惜了。

        ”没有其他衣服了,所以,就用了这身。“果果低头解释道。

        李绩哪里不清楚她的心思,不过是想打某些人的脸罢了,不过也正合他意,他要做的,比这还要过份呢。

        一行人径自直行,由李绩打头,走到一处路口,看李绩仍不转弯,牧雅风提醒道:

        ”先生,由此往北,走过两个街口再向东,可达东门。“

        李绩提缰而行,”拐弯?拐什么弯?我轩辕剑修走路,当然是一往向前,却是不会绕路!“

        果果朦朦徸徸,她不熟悉三晋城格局,还不知道先生所言意味着什么,可旁边的牧雅风却听出一层冷汗来,他太清楚在三晋皇城中轴线上都有什么建筑了,这位果果的先生,看起来平静自持,但骨子里行事,却是这般的嚣张霸道……

        中心大道宽阔无比,直通大朝会堂,中间也没有任何建筑挡路,实际上,在三晋中心主干道上便就只有三座建筑,那代表了无上的威严。

        仍然没有人来阻止他们,其实在这条主道上,没有显赫的家势地位,普通人是根本不可能纵马而行的,只有高官贵族巨富才能允许驾车;李绩能感觉到,前面有不少的秘谍有司隐藏在人群中为他们开路,阻挡那些不明真相的普通巡逻兵丁靠近,大概是上面的意思,由得他们速去速离,不想惹麻烦罢了。

        但李绩怎么可能由得他们的心意?

        马匹飞快,很快便到了大朝会堂前,这是座辉宏庞大的建筑,华美而庄严,因为今日正是大朝会的日子,外面的各式豪奢马车无数,更有无数的兵丁站岗。

        负责引导的秘谍司掌镜急的满头大汗,往左往右的道路都已点拨到位,皆可自由通行,可偏偏这几人却直直的往大朝会堂走去,这些活祖宗,可如何是好呢?

        他是有些明白其中内幕的,一边心中暗骂那些朝堂高官端架子不肯低头服软,你跟轩辕剑修置气能置出好来?一边还得硬着头皮迎上去,不管怎样,先把这祖宗引开才好。

        但他的努力根本没有意义,在距离一行人十数丈外他便再也无法靠近,仿佛前面有一层看不见的罩子,阻止任何人靠近,他想大喊,同样发现自己喊不出声……不用说了,这些神仙手段他一介凡人又如何抵挡,掌镜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弃了努力,谁惹的乱子谁擦屁股,他是管不了了。

        掌镜如此,他手下的密谍也如此,周围众多的护卫兵丁更是如此,大家都靠不近前,其中多有有些见识的,知道这是修士当面,不是他们能解决的问题,于是飞快的派人上报,自己则散在一旁,修士的事当然要由修士来解决,关他们屁事?

        于是继续向前骑行,大朝会堂的大门在大朝会期间是关闭的,上好的楠木尺把厚,里面还有粗如人腰的顶杠,李绩轻飘飘的驱马走过,整个大门没发出一丝声息,连门顶上隐蔽处鸟巢内的雏鸟都未曾惊动,但那门仿佛便如豆腐做的一般,李绩过处,留下齐齐整整的一个连人带马的大洞来……

        后面果果和牧雅风紧随而行,果果还好,完全无所谓,但牧雅风父子已紧张得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机械的跟随,脑中一片空白。

        这样的门还有好几道,李绩一路行来,如法泡制,周围无数的兵丁,监人,低级官员只远远看着,却是谁也不迈上前一步,这种事千载难逢,事后上头也怪不到他们,修士嘛,就不如看个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