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徒之路在线阅读 - 第688章 准备

第688章 准备

        李绩心中有些苦闷,他发现,人读多了书真不是什么好事情,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一定不会在荒原开馆,一定不会给她良好的教育,现在,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木兰,我知道你离不开荒原,离不开你做的这一切,离不开那些逐渐远离了愚昧的荒民,可是你知道,人是有生命寿数的,你改变不了太多,一旦你不在了,这一切也许再过些年又会重归旧颜。”

        木兰轻声道:“我不能因为可能未来会一切重来,现在就什么都不做!就象人知道早晚有一死,难道就不活了?先生您修的是长生,您能肯定自己一定能长生么?能成为陆地神仙?百枝姐姐说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千万名修士中也未必有一个,您可能比百枝姐走的更远,但哪怕是您,也不会认为自己就一定能做到的吧?因为很可能做不到,就不去做了么?

        那么,您现在为什么还在坚持呢?

        木兰不管以后,也许荒原会重回旧观,也许会有人做我没完成的,那又怎样,与我何干?我只做我能做的,愿意做的,足够了!”

        李绩眼神复杂,定定的看着这个坚强的姑娘,良久,才伸出手,揉了揉她柔顺的发丝,

        “好,既然木兰有自己的理想,那么先生收回我说的话,以后,也不会再劝你离开了!”

        木兰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先生,如果有来生,您还会来找我的吧?很抱歉给您添了这么多的麻烦,请原谅木兰的放纵,因为有了您,我才有放纵的资本!”

        李绩点头微笑,“会的,一定会的!”

        哪怕的螻蚁,也有自己独特的行为准则,更何况万灵之长的人类呢?

        李绩发觉自己搞错了一件事,他总是想把豆腐庄的转生好好的保护起来,恨不得放在温室中,佑护她一辈子!

        这是错误的,是没有思想的一生,是无趣的一生,是行尸走肉的一生!

        让她按照自己的心意去生活,哪怕可能不会寿终正寝,又有什么关系呢?

        ………………

        李绩在红水城体验他所谓凡人的生活,为了不会忘却,但这世上大部分修士却没有他这份心情,尤其是现下已坐在火山口的逆天宗修士。

        虫洞内,一名干枯痩小的道人正盘坐在立眼缝隙前,默默的打坐行功,从气色上来看,这道人的状况似乎不太好,一呼一息间,整个虫洞内部巨大的空间都仿佛坠入深寒中,石壁上,结有厚厚的冰霜,就连通道口的七色流光,似乎都在这种深寒中丧失了流动性。

        盘道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断流道人正颜危步,修为精深如他,都要运足全身功力来抗衡这股异常的深寒,

        来到道人身前三丈,断流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向前一步,于是停下脚步,大礼拜下,眼中透出深深的悲哀……

        “何必如此?老头子离死还早着呢,何必做出这一副哭丧的熊样!”

        “师傅!”断流有些哽咽,他心中很自责,师傅成得真君过程中出了些差错,现在虽然大道已成,但身体机能遭到了不可逆的破坏,境界虽在,却是很难与人斗战,他的身体受不了大威力术法下的反噬。

        限于境界层次,对如何恢复身体他是插不上嘴的,可如此要紧的关头,宗门在自己的带领下却处于这么一个尴尬危险的境地,他责无旁贷,现在这个时刻,还要师傅拖着病体出来主持大势,让他心中极度的不安。

        “师傅,虫洞环境,对您康复不利,还是弟子另派他人来镇守就好,大可不必您亲自来……”

        西眇摆摆手,“你不懂,此处通道,还真就只有我在才可!派几个元婴在这里有何用?怎么回事都搞不明白!”

        断流咬牙道:“这个天杀的银翼!要不是他搞出事端,您又何必……”

        西眇直接打断了他,“话不可如此说,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修真中事,哪是那么容易断言的?

        你连那个元婴都能忍他数百年,为何却偏偏忍不得这个金丹?

        不过是二个孤零零的奸细暗子而已,便再大的本事,能反了天去?”

        断流赦然道:“师傅,我只是……”

        西眇微微一笑,“当然要留着他们,不仅要留,还要好生相待!

        实话说,你去哪里能找到这么二个实力出众的打手去?虽然没有忠诚,但他们所属的门派却是青空最骄傲最强大的二个门派,绝对不会倒向血河蛊盟!单凭这一点,便可用!

        唉,青空主世界之能,还远在我等想象之上,就这么随随便便过来二个,你看看,那六指在元婴斗战第一,连你都不如,进入门派后灭敌数十,这还是藏着掖着的结果;那金丹剑修更是了得,同境无一合之敌,一次天原,斩杀半百,在他眼里,咱们流亡地修士怕不和螻蚁也似?

        这样的人,当然要留下,留下为我逆天出力,只需态度不明的吊着他们,他们就会不断的给你惊喜,明白了?”

        断流点点头,“明白,师傅。”

        “此事宗门里还有谁知晓?”西眇犹自不放心。

        “便只有白波师弟,从一开始,便是他盯着的六指,后来又加上了这个银翼,数百年来,除了我,没透露给其他任何人!”断流断然道。

        西眇点头,“很好,此事便仅限于咱们三人知道,不扩散……宗门里啊,外战外行,内战内行的太多了,让太多的人知道反倒添乱,若还有人有所怀疑,你也要尽量的压下,明白?”

        “明白,师傅,”断流犹豫了下,还是说道:“可是,如果这两人自己斗起来,狗咬狗,怎么办?”

        西眇一怔,“这倒是个大麻烦!如果这两人互相知道底细,那一定是不死不休的,倒可惜了这么强力的打手!怎么,你如此说,可是发现了什么?”

        断流笑道:“可不是么,从螺城回来,我就看他们两个不对劲,伤的很是莫名其妙,以他们强横的实力,对付几个血河凶人而已,至于伤成这样?于是我便派亲近之人沿途打探,果然发现他们的说辞有些不尽不实!”

        西眇有了兴趣,“哦?谁伤的重些?”

        断流脸色怪异,“强婴对强丹,原本没有悬念,可我却发现,那银翼虽满身是血,衣衫破烂,其实都是皮外伤!反倒是那六指,表面看起来没有大事,实际上却伤的极重,自从螺城回来,到现在还留在洞府苦修,闭门不出,我看啊,没个几年他是缓不过来了!”

        西眇叹了口气,“果然,这便是轩辕剑修的可怕之处!你根本无法预料他们的极限在哪里?

        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留在这虫洞,而不是小井轩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