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徒之路在线阅读 - 第694章 大场面

第694章 大场面

        半个月后,逆天宗阴阳大殿殿顶的磬钟长鸣,这意味着对手已经接近了山门大阵的核心内层。

        逆天修士们纷纷从各自洞府中飞出,各安其位,各就其司,李绩所在的猎杀小组属于三只救火队伍之一,大家慢腾腾的集合,心不在焉的互相问候,然后起在空中,在二位元婴修士的带领下,逆时针方向绕大阵内环慢飞,这种状态下,核心内层之外,神隐山的大势格局,也慢慢变的清晰起来。

        极目远眺,逆天核心内层三十余里范围外,半空中,旌旗招展,飞舟连排,数十元婴真人站定前列,渊峙沉凝;身后数百金丹掠空奔驰,往来调度;最后方是数千筑基,队形严整,呼喝吶喊……

        李绩差点没笑出声来,这场面,颇有些前世动画片大闹天宫里天兵天将下凡逼近花果山的感觉,纯粹是为了心理上的压制战术,却不是真正的修行战阵,这样庞大的场面,就是不知道谁是哪吒三太子?谁是灌江口二郎神杨戬?谁又是美猴王?

        血河道和蛊盟把所有的修士都集中在山门正面,就是个纯粹的威摄,简单而有效,李绩这才明白为什么之前逆天宗要把近万低阶弟子赶到庇难之穴躲避,就凭这阵势,金丹都发虚,更别说小小的筑基弟子,看来,逆天宗龟壳战术还是很富有经验的!

        逆天也不肯示弱,除必要的留置人手,大阵主持,其他元婴金丹一,二百人也齐聚正面大阵之内,隔着目不能见的大阵互相对峙。

        血河道蛊盟所处的位置,只在大阵外五百丈处,这是精心选择的位置,刚刚在攻击大阵射程之外,阴阳绝域有效距离是三百丈,子午神光则在四百五十丈内能保持威力;这些,原本都是逆天宗的核心机密,但再是机密,数千年下来,也早就为人所查,守不得密了。

        “哼!”

        天河道人鼻中喷出一道长声,低沉雄厚,如音裂石,大阵内外,清晰可闻,在修士大规模殴斗中,这叫挑音,有挑衅,立威,开场之意,

        身后血河蛊盟数百位元婴金丹,数千个筑基齐声呼应,

        “哈!”

        修士气息,深厚无比,便是个小筑基,全力发声也足以穿云裂石,这数千修士齐声呼喝,便如春雷滚滚,又如沧海狂潮,卷起的音波就连无色无形的大阵都出现了隐隐的波动,李绩等人正当其面,也觉音波袭来,有如千军万马奔腾而过,不少修为不足者都有胸闷气短之感。

        这叫应音!

        其实说穿了,恐怕也是流传自凡世混混们街头殴斗时的自我打气,一个说:“我有兄弟五十!打遍北街无敌手!”,手下兄弟伙们齐声呼应,“大哥威武!”

        另一个也不能示弱,“我有小弟一百,坐镇鸭巷敢称王!”,小弟们鼓噪,“称王!称王!”

        大抵如此。

        只不过修真界的手段更高大上些,更有逼格而已,其实骨子里是一样的东西。

        修真,永远无法和凡俗割裂开!

        这是仪式,是规矩,是脸面,别管之前在背后私下做了多少龌龊的阴险勾当,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必须表现出一个大势力不可缺少的气度的,以示胸怀坦荡,同时拉拢收服年轻菜鸟的心。

        天河往前一步,心襟荡漾,血河道千余年的准备,今日竟在自己手中得以实现,这份殊荣,也将永远记在血河历史上,代代相传,名声,不仅凡人爱,修士也好啊!

        “溥天之下,莫非血土!率土之滨,莫非血臣!

        今流亡大地,逆天失机,既失其鹿,德者居之!我血河大道,上感天机,下体民心,居中撷灵,义不容辞!

        此大势也!天莫可挡,人无可阻,所谓顺者昌,逆者亡,我奉劝逆天诸位,早早归诚纳降,若坚持负禹顽抗,数千年传承之神隐山,恐成齑粉矣!”

        “哗……”,血河蛊盟一方,爆发出震天介的喝采声,这就是血河道的战斗檄文,光明正大,慷慨激昂!

        “好嘴!”李绩喝一声采,发觉周围无数目光不满的看过来,他却是毫不在乎,反而问道:

        “咱们这边的人呢?宗主呢?嘴炮怼回去啊!”

        没人能回答他,大家都尴尬的移开目光,逆天多的是心思深沉之辈,却少有口舌犀利的,要么是位高寡言,要么的俐齿位卑,竟然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手!

        需要一个宗门发言人啊!李绩心中吐槽,他倒没想过亲自出嘴,自家的本事自己知道,三句话不过,恐怕就跑肚臍眼下面去了,太粗俗!

        阵里逆天越是沉默,阵外血河更加的嚣张!

        一名血河金丹,赤膀大汉,名作昆奴,应该是名血河道中少见的体修之士,可能炼体练过了,练得脑容量较小,受周围环境气氛所激,啸叫一声,便冲出血河方阵,飞到两方中-央,指天划地,口出不逊之言!

        这是要斗将了!很古老的战斗方式,在近古远古还时有所见,但在现世,没人会在这种大型门派对峙中使用,太脑残,太容易被针对,

        但事情总有万一,虽然提前并没有安排,这血河金丹纯属头脑发热,但既然跑出去了,怎也不能马上喊回来吧?否则岂不显得血河道没有自信?好在这大汉在血河金丹中也是天赋异禀,实力属于上上之选,所以一众血河元婴也就听之任之。

        李绩这次显的比较低调,也不开口,动动嘴是可以的,在几乎所有流亡地修士面前动手就算了吧!他那点秘密,蒙蒙金丹可以,但在场元婴上百,这无数审视的目光下他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一丝的秘密?所以,不如藏拙!

        摘星楼,核心层内逆天最高的建筑,同时也是阵枢中心所在,断流,白波等几名元婴修士正聚在一处,脸色发青的看着外面嚣张到极致的血河门徒。

        “在子午神光射程之内!可以一击毙命!”白波恨恨道。

        断流摇摇头,断然道:“不可!此时用攻击大阵对付一个区区金丹,毫无意义!血河失去一个金丹事小,我等更丢颜面却事大!

        传谕下去!让银翼出战!告诉他,便只一合,多一合斩了对手都算他无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