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徒之路在线阅读 - 第956章 斗二

第956章 斗二

        惊讶只能让战意更高昂,莫测才会让修士更期望,

        观渔道人晃身清光,已拔在扶摇之上,一时间,千里范围之内,仿佛他的身影无处不在,又无处不存,

        一指天地,翻转乾坤,大割裂禁咒,随指而出……

        李绩反倒屹立不动,脚下丁八,垂目足间,置天地变化于不顾,放乾坤倒置于身外,泥丸剧烈震动,

        光暗明灭,时间瞬停瞬启,一道剑光,演阴阳寂灭,一种意志,决生死无常……

        两人的动作正相反,也正相同!

        都是暗合阴阳,只不过观渔是由静转动,而李绩则是由动转静,皆为借助阴阳转换之力,壮其后出手之功!

        皆为浸淫-阴阳极深的老手,把意境转换之力,大道切换之机发挥到了极致!

        俱为进攻,不守本身!

        这是非常危险的碰撞!攻守攻守,攻中有守,守中有攻;修士若把全部精力放在攻击上,必然就会影响自身的防御,这是个两难的选择!

        是赌对方撤攻回防?还是赌自己伤而不死?或者赌对方抗不住自己全力一击?

        亦或,在攻防中调整侧重比例?

        有一点可以确定,先撤攻者失先机!

        斗老了战的李绩如何不明白这其中的得失?他还真就不信,自己全力一击,对方就敢真的无视?大不了就是比身体,他有混沌雷体保护,有剑衣和减伤,这道人了不起就是出化身硬扛,同样有损失,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李绩不怕,观渔又何曾怕了?他还就真没有化身,这是因为其独特的秘术功法!

        修士拿替身去顶灾,这是修真界最流行的做法,但却不是唯一的做法!

        得道修士万千,各人的想法也是千奇百怪,想李绩这样执迷于真身以求最大攻击烈度的修士,在法修中也是存在的,当然,能这样做,敢这样做的法修,一定是对自己攻击能力极度自信的人,也是对自家肉体承受能力有底牌的人!

        剑修能修体,法修就不能?

        观渔也炼有体修之功,还是道统中极为有名的清光飘渺仙体,其特点不在于扛,而在于恢复!在激烈的打击下,第一时间可能会伤的很重,但在随后的过程中,却能快速恢复,不伤根本,和李绩的浑沌雷体却是两个路子。

        按照两人皆不肯退让的性格,斗战在一开始就会陷入伤情,以李绩的性子,一旦察觉到对手伤重却在持续恢复中,必然会抓住机会决死争胜,那么,这场战斗可能会是场速战,要么观渔挺不过去,要么挺过去了李绩倒霉!

        但天道莫名,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一颗数百里外的中型陨石,因为年久风化,经受不住两人澎湃的意境挤压,倅然崩碎,天体的异象搅乱了意境空间,

        变化中,两人同时撤攻,大割裂术滑身而过,阴阳寂灭剑偏离目标,这一回合交锋,让两人明白了一个道--对手强硬如铁!意志如钢!

        也给以后的争斗定下了基调,谁也不会再轻易渉险伤身,把希望放在不可知的对手肉体抗击打能力上!

        李绩再次纵起,剑光分化下寻隙而攻,虽然才经过短短三回交手,他已明白这个观渔的名不虚传,这不是一场能速胜的斗战,甚至最后能不能分出生死都不好说,

        剑光分化是剑修的基本技能,不为杀敌,只为侵扰,在侵扰中找机会,寻战机;他的底牌还有很多,组合技也有不少,但这些,需要特定的环境条件诱因,对付普通法修,他可以硬来,但如象观渔这般的,就一定要把准备做的最好,再加上点其他偶然因素,

        急不得,他已经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

        李绩如此,观渔同样有点狗咬刺猬,无处下嘴,他也有无数的秘术绝技,可这些,需要合适的机会,硬来的话,所谓的秘术也达不到效果,凭白被人看穿底牌。

        这是斗战高手最注重的细节,需要灵光一闪,星体骤变,突发情况……这些,也只能在往后慢慢的纠缠中找机会。

        这只乌鸦,远比他想象的要难缠的多!

        观渔自成道以来,从不小看对手,这也是他未曾一败的主要原因!

        在他想来,这只乌鸦应该具有和当初剑修三屠一样的实力,但可能会略逊于左周各门派最出色的几名修士,比如他自己,空相,连卢,过千舟。

        这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一个成婴不过百年的修士,能达到这样的成就,足以骄傲;假以时日,超过象他们这些前辈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这也是他坚持出手的原因。

        此间事了,他会回山和师弟们一起冲境真君,没有了他们的压制,左周元婴群中,还有谁能敢捋这乌鸦的鸟-毛?

        这才是主要目的,三名无上修士的死不过是诱因而已。

        但现在看来,斗战将毫无疑问的变成一场耗日旷久的追逐之战,他不具备一锤定音的能力!以这剑修表现出来的对意境的理解,其实不在他之下,起码现在看来,在五行和阴阳上,他占不到一点便宜。

        他就很奇怪,这人不过成婴百年,又是如何深刻理解大道意境的?真有生而知之的人么?

        既然对这场斗战有了相同的认知,局势便很自然的走向了平淡,李绩的剑光分化,观渔的基础术法,两人仿佛心有灵犀的变成了一种法术剑术演示,

        如果有路过的修士看到,一定会认为这是两个老朋友在切磋技艺,一丝杀意不带,一毫火气没有,云淡风清,闲庭胜步,语不出恶言,目不露凶睛……

        但两人都心中明镜,生死隐藏在平淡之中,杀意酝酿在无意之下,深空一颗恒星的喷发,都有可能演化成一场短暂而激烈的攻防……然后,再归于平静中的对峙,

        这是一场奇特的生死斗,不仅比实力,还要比心性,耐力!

        沉的住气,才能把握机会;耐的寂寞,方可瞬间光华;保持警惕,让对手无机可趁;放松心情,才能爆发的更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