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权门婚宠在线阅读 - 第996章 白莲花鼻祖

第996章 白莲花鼻祖

        第996章            白莲花鼻祖

        林浅没想到,在医院竟然遇到了曹慧欣,她和梁妙晨,还没有出院回国。

        曹慧欣一手拿着脸盆,一手提着暖水壶,从水房那边过来,突然看到林浅,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掉头。

        林浅看到了,心想既然曹姐不想见她,那她就不去打招呼了吧。

        正要走,曹慧欣忽然又回过头来,笑着朝她走来了。

        额咳咳,不尴尬吗?林浅暗想。

        林浅,你怎么在医院?是哪里不舒服吗?

        面对曹慧欣突如其来的热情,林浅非常的尴尬,明知道曹慧欣是在装热情,她还要跟她寒暄,我是探望我朋友曹姐。

        709病房?我看你从那里出来。

        是。

        真是巧,妙妙就在707,你们隔壁。

        所以呢?

        顾首长和你一起吗?

        嗯。所以又要找顾城骁帮什么忙呢?

        是这样的,我和妙妙商量了一下,我们还是在这边治疗比较好,国内没有这种蛇毒的研究,而且容易被拍到,你也知道

        曹姐,林浅打断了她的话,既然这是你们的决定,那就在这里好好治疗吧。

        你别嫌我啰嗦,只是我难得见你,有些话我不得不说。我知道是我教女无方,以前的许多事都是妙妙不懂事,你几次帮她,她不但不领情,闯了祸还怪你,她实在太任性了。

        曹姐,以前的事就别再提了。林浅暗想,多么熟悉的开场白啊,先是道歉,然后再恳求,她要是答应了,她高兴,她要是不答应,她可以说翻脸就翻脸,堪称白莲花鼻祖,梁妙晨演技好,八成是受了她的遗传。

        于是,林浅先发制人,说道:曹姐,我急着帮我朋友办出院手续,回头再聊吧。

        你和你朋友都中了毒,跟妙妙是一样的,你怎么不告诉你朋友的妈妈呢?

        都是当妈的,我非常能理解傅太太的心情,但是你和顾首长知情不告,也不厚道吧?

        看看啊,这么快就露出阴险的嘴脸了,连假装寒暄都不屑假装了。

        我就说昨天晚上迷迷糊糊的怎么好像听到了你们的声音,我以为只是声音像,没想到真的是你们。我可不是故意偷听的,我在门里,是你们说话太大声了。

        林浅还能说什么,她无话可说,想起曹慧欣刚刚避走的样子,真是恶心啊,分明昨天晚上就知道了。

        原来你也中了毒,你跟家里人都说了吗?他们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吗?

        曹姐,你到底想说什么?不用绕弯子,直接说。

        曹慧欣收了收得意的嘴角,知道自己的话成功地惹怒了林浅,她退一步,语气放柔了许多,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就是担心你,我担心你跟担心妙妙是一样的。

        说重点!

        顾首长一定在千方百计寻找解药吧?你中了毒却不回国,是在等解药吧?你们有了解药,一定不能忘了我女儿啊。

        不会的,只要有解药,医生自然会救她。

        没这么简单吧,这家医院的中毒病人多,各个都是富豪大款,各个都给医院送钱买抑制药,现在一颗抑制药就千金难买,更别提解药了。那些钱,对他们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对我们来说比全部家当都要多啊。

        林浅暗想,看来,这些中毒的病人以及病人的家属,已经在医院里形成了一个小圈子。

        之前他们在麦博士的科研中心就是用金钱来换取抑制药,一颗难求,抑制药一天一个价,可以翻数倍,比吸毒还要烧钱。

        如今科研中心被查,这些中了毒的病人也终于知道自己身体的真实情况,谁都想活命,谁都要解药,物以稀为贵,到时候解药一旦问世,那些有钱人必定不惜一切金钱购买。

        林浅,你也中了毒,可你却没住院,你是不是有抑制药?

        中毒也分轻重,住院的都是中毒后期的病人,我刚中毒不久,除了毒发的时间,其他时间都是好好的,我住什么院?而且我朋友也要出院了,我觉得既然你们囊中羞涩,不如也尽快出院了吧,毕竟这里不像国内有医保,可以报销。

        曹慧欣一急,直接把盆里的热水往她身上泼,她刚从开水房出来,那一脸盆水还冒着热气。

        哗啦一下,林浅躲避不及,本能地一侧身,并且伸手一挡,她的衣袖为她挡了大部分的水,脸上没沾到,脖子里溅到几滴,随即,她的右手小臂上立刻火辣辣地疼起来。

        幸好,曹慧欣是单手拿的脸盆,所以并没有装很多热水,所以她也心里有数,即使泼到林浅的身上,林浅也不会受多大的伤。

        热水渗过了林浅单薄的外套,布料带着滚烫的温度黏到了她的肌肤上,紧紧包裹住她的小臂,那一瞬间,她的小臂就是一种焖烧的感觉,烫,还甩不掉,越甩越紧。

        这个时间点,正是病房热闹的时候,病人和家属正在洗漱吃早餐,护士在忙着分药,医生也快查房了,病房里进进出出很多人。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她们是在叙旧聊天,两个华人在这里还挺能引起注意的。

        谁知道突然就起了冲突。

        旁边的人立刻围过去制止,有白人,也有黑人,有人阻挡着曹慧欣大声警告,有人询问着林浅是否需要帮助。

        曹慧欣是懂英文的,只是在家多年不用到英文,她就生疏了。此刻,见大家都在指责她,她用蹩脚的英文大声地告诉所有人,她有抑制药,她也中了毒,她藏起来自己吃。

        这一声喊,把病房里其他病人的家属都引了出来,一听有人有抑制药,都跟飞蛾扑火一样冲了过来。

        还有那些已经到了中毒末期的病人,扶着墙也要出来瞧个究竟。

        林浅瞬间被包围,她的声音完全被吞没在众人的质问当中。

        林浅:不是,你们不要听她乱说。

        曹慧欣:她也中了毒,她却跟正常人一样,她有药,她有很多药。

        林浅:

        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大部分人只听到有抑制药就冲过来抢了,护士见情势不可控制,连忙联系了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