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渊在线阅读 - 第1267章 大人物要来

第1267章 大人物要来

        一千三百的匪众去留问题就这么轻易解决了。面对春天,上官宇双手一摊说道:“看到了吧,他们都有着落了,不需要再接受民众的审判了。”

        春天莞尔一笑:“这要不是有师座的电话,那你不还是由着性子来?”

        “师座?哈哈,郑大炮他算个屁啊!”

        “我不许你这么说师座!”春天发怒道。

        “怎么了?”上官宇说道,“在我眼里,郑大炮本来就是个屁嘛……”

        “你还说!”

        “我是看他还懂点道理,所以才对他客气的,你别说郑大炮,就是兵团司令,哦不,就算军团统帅,他凉的老子也不房子眼里!”

        “你就吹牛!”

        “我还真不是吹牛。”

        “不理你了,我走了,”春天说罢就气鼓鼓的走了。

        上官宇看着她走了的背影,一脸懵逼,“这娘们,什么毛病啊?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啊?走了也好,老子困了,正好睡觉!”

        上官宇说这就准备睡觉,他休息的地方就在团部,房子里内外两间,里面间正好可以睡觉。

        喊外面的人进来该干嘛干嘛,自己则进里屋睡觉,刚准备进去,电话又来了,赖子接的说道:“团座,师座电话,找您。”

        “这老家伙又怎么了啊?”上官宇嘀咕着过去接电话。

        “你小子是不是背后说老子坏话了啊?”这郑大炮一上来就问道。

        上官宇连忙说:“没有,没有的事。师座德高望重,我怎么可能会背后骂您呢?没有的事!”

        “没有最好,不然老子非踢你屁股不可!”师座说道,“哦对了,找你有件紧急的事要告诉你,兵团组织了一个慰问团来咱们师,这领队的指名要去你们团。”

        “他要来就来呗,”上官宇说,“不过咱丑话说在先,他虽说是来慰问的,但是口粮自带啊,还有我们这里也没有房子让他们住。”

        “这个你就放心好了,”郑大炮说,“吃穿住都不用你烦神。”

        “那就来吧。”

        郑大炮叹了口气。

        上官宇问:“怎么了师座?”

        “这个领队是个非常难缠的主,我怕你降不住她啊。”

        “哈,他是有三头六臂吗?三叉子那么凶悍的土匪,我都被他给连锅端了,他还能比三叉子更流弊?”

        郑大炮说:“她要正向土匪那样我还不担心了,关键她是兵团司令的千金大小姐啊。”

        “哇,哇!”上官宇连胜叫道,“师座,您老人家的这尊大菩萨,哪座庙大,您送去哪座庙啊,我这小小土地庙可放不下啊!”

        “他凉的我还恨不得她变来咱们师,但是有用吗?他凉的,兵团司令的千金啊,谁惹得起?她指名就要去你们团,我有什么办法?下午的火车就能到洗枪镇,正好下午吧你那一千多个土匪给我拉过来。”

        上官宇不由得一阵头疼,这春天就够他头疼的,这又要来一女的,而且来头还这么的大。

        郑大炮又说道:“哦,忘了和你说,这兵团司令的大小姐,我见过,长的非常的漂亮,或许她一不小心看上了你,哈哈,那你可就成了司令部的乘龙快婿了啊!”

        郑大炮说罢就挂了电话。上官宇嘀咕着坐下,警卫员送来早饭,他也是一边发愁一边吃饭,他不想和这复杂的关系网扯不清,可还是被惹上了。

        赖子看他犯愁的样子便消息的问怎么了。

        上官宇看了看他,有看了看团部里的其他人,问道:“你们谁知道这兵团司令的千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团副说道:“这个我知道。”

        “那你说。”

        “是,团座,这邹安妮就是咱们龙骧兵团司令长官的女儿,从小娇生惯养,长的嘛,的确很漂亮,这也难怪,她娘是岭北有名的大美女,她能不好看?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这邹大小姐,脾气特别的臭,看谁不满意就拳打脚踢的。”

        “她多大了?”

        “24岁。”

        “24岁?”上官宇沉吟着,“比老子小三岁,管她什么人,老子也能制得住她,只是他凉的老子不想惹麻烦。”

        上官宇本来是只有18岁,但是他女儿菲儿都9岁了,那他现在岂不是就有27岁了?所以说他比这邹安妮要大三岁。

        上官宇嘀咕着,团副听不清,问道:“团座您说什么?“

        上官宇说道:“她也就是仗着她老子有权有势,所以才敢嚣张跋扈。他凉的要是敢来咱地盘上撒野,老子能让她从母老虎变成小猫咪!”

        团副和几个人一起都憨憨的笑了。

        “嘿,你们还别不信!”上官宇指着他们说,“去准备下,那谁,文书,你组织下,这走大小姐下午就能来到。我去睡觉,对了昨晚剿匪的兄弟睡觉,没剿匪的都接着训练啊!”

        上官宇说罢,把饭碗一推,便进了里屋睡觉去了。

        他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两点才醒来,看他睡的香,午饭的时候,下属也都不忍喊他起来,到时菲儿来过好几次,此刻正在外屋拿着一本书在看。

        上官宇起床出来,看到菲儿在看书,别说道:“喲,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小丫头片子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主动看书啊?”

        菲儿举着手中的书说:“春天姐姐给我的。”

        上官宇走过去看了一眼,只见书封面上书名居然是“资本市场杂论”。

        “我去,菲儿,”上官宇惊道,“你怎么喜欢看这样的书啊?”

        菲儿笑嘻嘻的说:“就是觉得怪有意思的,所以就拿来看了。”

        “你还太小,看不懂,以后大了再看,”上官宇说罢又问团副:“那什么,那个邹小猫来了没?”

        团副不明所以:“邹小猫?”

        “就是邹司令的女儿邹安妮。”

        “啊,她啊,说是还有半个小时才到。”

        上官宇转着圈子思索着,然后说:“有吃的吗?弄点吃的来,我饿了。还有去镇上通知下,原定下午三点的审pan大会取消了。”

        “那三叉子怎么办啊?”

        “押到十字街,当众毙了,现在就去!”

        “是,团座。”

        “等会,毙了之后把现场打扫干净,同时做好百姓的安抚工作,不可骚扰百姓,明白吗?”

        “是,团座。”

        “那咱们就等着迎接这邹小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