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警官在线阅读 - 第0994章 巨大的代价

第0994章 巨大的代价

        如果说在今天之前,乔老四最不想见到的人,那一定是丁凡。



        这段时间以来,丁凡就好像一把架在他脖子上面的利刃一般,时刻都在提醒着他,有人想要他的脑袋。



        两人之间这段时间的一直针尖对麦芒的,外面的人都能闻到滨城到处都在散发着硝烟的味道。



        如果可以的话,乔老四是真的不想见到丁凡。



        每一次见到他,回去之后他都要心里憋着一口气,好长时间都不能平息下来。



        可是这一次,他还真的必须要来走这一趟。



        因为陈少华先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唯一缺少的就是丁凡的头发。



        他之前虽然对这些东西是一窍不通,但是自从见到了陈少华之后,他还真的找了不少书,问了不少人。



        关于这里面的东西,多少也知道一点,尤其是看到陈少华亲手轧制的那个稻草人,他顿时就明白了什么。



        好像之前也不知道是谁说过,利用这个稻草人,几乎能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虽然说的有点夸张,但是听说这东西还真的挺有用的,杀人应该不成问题,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关键就是这东西十分邪性。



        但也不是一个稻草人就能完全搞定这些,终究还是需要一点东西的,比如说人的头发,或者指甲之类的。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他要去找丁凡的原因,甚至从家里带了一把大刀送过去。



        其实在心底他很清楚,他最怕的就是丁凡突然对他下手。



        好在这一次丁凡没有在警局里动手,但最后那一刀是真的将他吓坏了。



        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当他看到眼前的刀刃距离自己只有几毫米距离的时候,天知道他的心都已经跳成什么样了。



        当时在车里,他整整愣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看到堂姐已经将丁凡的头发拔下来了,这才从车里出来,连忙拉开了两人。



        说真的,都别提他有多担心了,生怕丁凡因为这件事恼羞成怒,拔刀在给他来一下。



        之前的一刀,虽然没有真的砍在他的身上,但是给他的压力,着实不小。



        所以这件事办完之后,他连忙跟丁凡道歉,第一时间就带着堂姐离开了。



        结果车子行道半路上,他突然叫了司机停下,看了一眼路边的理发店,眉头一皱,推开车门就冲了进去,叫理发师将自己有点花白的头发全都剃了。



        而且顶着个大秃瓢蹲在路边,就将自己的头发都烧了,就是怕丁凡被人害死了之后,下一个就是他。



        头发剃光了,也算是提前防备了,剪了头发多少算是叫他安心了一点。



        或许主要就是因为自己这一次做的事情,叫他多少有点没底吧!



        要知道,这一晚上的时间,乔老四可是怀着满肚子的担忧瞪大了双眼,整整熬了一晚上的时间。



        因为之前就得到消息,陈少华得到东西之后当天晚上就开始起坛做法了。



        要是不出什么意外,差不多天亮就一定会有消息传过来。



        一整个早上的时间,他几乎都是在煎熬中度过的。



        九点一过,外面突然有人进来汇报,外面都在疯传,说是早上有一辆车在马路上突然发疯,最后一头撞进了一个荒园子里面,车上的人已经被送到医院去了,生死不明。



        根据下面人的调查,车子就是丁凡常开的那辆车,当时从车上抬下来的人,脸上虽然都是血,但多少还是能辨认出来一点的,应该就是他没错的。



        至于说为什么突然开车撞墙,这一点就中说纷纭了,总是说什么的都有,还有人说是丁凡有羊癫疯,在上班的路上突然犯病了。



        好像还有人在现场,当时就看到了一点,说是丁凡被抬出来的时候,身体都在不停颤抖,好像是有一点羊癫疯的意思。



        “你们几个,现在就给我到医院去,给我查清楚这件事,我要知道他到底是谁,丁凡到底死了没有?”



        丁凡是不是有羊癫疯,乔老四根本就不在意,他真正想知道的,其实还是丁凡究竟死了没有,这才是他关心的东西,其他的都根本就不重要。



        就在手下的混混才刚刚出门去,外面另一个小混混就跌跌撞撞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四爷,出事了,山上出大事了。”



        手下一说山上出事,乔老四当时身上肌肉都紧了。



        山上那是什么地方    ?



        那可是他叫人设立神台的地方,陈少华就在那里,而且那里现在可不只是有一个陈少华,就连他的堂姐和老母亲都在那里。



        真的要出事,恐怕出事的也是他们。



        一想到这里,当时乔老四当时就急了,伸手拉过手下的衣领满脸怒容。



        “你塔码的给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手下本身就被吓得浑身直颤,一听到乔老四的话,当时都快吓尿了,就连说话的时候都是颤颤巍巍的。



        “四爷饶命,我赶到山顶的时候,神台已经被烧了,周围还有不少的警察,现场都封锁了,只是看到有几句尸体被人抬了出来。”



        乔老四一听,眼前一黑,整个人差点一头栽倒地上。



        身边的手下赶忙将他扶住,将他扶到一边叫他坐下。



        乔老四坐在一边缓了好长时间,直到气喘匀了,才声音带着哽咽的问出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



        “死了……多少人?”



        “不……不知道啊,我就看到外面警察在地上摆了十几个人的样子,上面盖了白布,好像是十二个。”



        “啊……”



        乔老四一听人数,在也扛不住了,仰头大吼了一声,眼角的泪水,在也忍不住了。



        山上昨天他就吩咐过了,不让任何人上去,直到天亮为止,上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去。



        也就是说,山上总共也就是陈少华跟他老母亲家堂姐,再就是九个精壮小伙子。



        而山上今天早上已经确认了,死了十二个人,人数刚好对的上。



        原本还抱着一点希望,想着有没有一点可能,自己的老母亲能逃过这一劫。



        可最后这一场大火下去……



        本来一早上听说了丁凡出事,他心中隐隐有点兴奋的感觉,毕竟只要是这个心头大患除掉了,他就在没有什么阻碍了。



        谁知道,阻碍除掉了,母亲也不在了。



        “去,把陈少华的所用东西都拿出来,我要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路子。”



        手下一听,赶忙就跑去办了,这个时候乔老四的心情不好,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是照他说的办好一点。



        几分钟之后,陈少华带来的随身东西,都被摆在了桌上。



        乔老四步履蹒跚的走到桌前,将这的一堆东西,一样样的翻看了一圈,最后注意力停留在了一封信上面。



        这要是一封普通的信件,他自然是不会在意。



        可是这封信上面,赫然写着‘四爷亲启’四个大字。



        难道是早在出事之前,陈少华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回不来了,所以给自己留了一封信,算是自己的遗言不成?



        反正乔老四对此十分不解,不如打开看看。



        结果这一看之下,乔老四的眼泪就在也止不住了。



        因为陈少华在心中写道,这一次就是来报恩的,想着帮他度过一次难关也就算完成了当年的心愿。



        想不到,乔老四竟然叫他帮忙铲除敌人,而这个敌人要想铲除要花费的代价太大了。



        就连一命赔一命都不够,他本想放弃的,或者劝说乔老四。



        可是劝说几次之后,他根本就听不进去,最后还一在要求他帮忙铲除敌手。



        而乔老四的母亲,甚至为了这件事,跪下祈求他,不得已之下,这才同意了帮他一次。



        但是这一次,他也不保证能成,一旦事情成了,不仅是他自己,就连跟着他一起去的人,恐怕也不会有好结果,所以留下一封书信。



        其实就是想要告诉乔老四,一旦他们再也回不来,那就说明了事情成了,敌人必死无疑。



        乔老四做梦都想不到,他想要的高枕无忧,代价竟然是母亲拿命换来的。



        看完手上的这封信之后,乔老四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浑身就好像被人抽走了筋骨一般,近乎瘫软在了地上。



        一个人在地上也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满脸的泪水,心中充满了自责。



        “四爷,好消息,打探清楚了,丁凡已经废了,早上的车祸很严重,医院治不了,说是要送到燕京那边去。”



        手下还不知道乔老四的事情,一脸兴奋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进门就大声的将自己搜集来的情报献宝一样说了出来。



        可是乔老四哪里有心情听这些呀!



        整个人就好像丢了魂儿一样,呆呆的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变得一片阴暗,黑云中时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的轰鸣声,似乎一场暴风云就要开始了。



        也正是这一声惊雷,彻底叫醒了乔老四,似乎是老天在刻意提醒他一样。



        “叫兄弟们都准备好了,该出货了。”



        乔老四等的是时间终于到了,他等这一场大暴雨已经等了快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想要做点走私的买卖,本身就不是容易的事情,更加不要说是像他这样走私枪支的了。



        想要利用货车将这些东西送到码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单是安检就够他头疼的,在加上近两年来,海关增加了专用的警犬,想要过关十分困难。



        唯一的机会,就是在暴雨的时候,警犬的鼻子沾水就不灵了,趁着这个时候,检查也相对出现一点漏洞可以叫他混过去。



        所以他才一直在等着,想不到,今天丁凡被除掉了,母亲也去世了,等了好长时间的一场暴雨却降临了,在他看来,着或许就是老天给他的一点小小安慰吧!